當前位置: 首頁 > 研究成果
高影響因子法學期刊特征分析
劉馨宇 孫妹     2019-02-22 08:40:03
期刊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是1972年由美國著名的情報學家和科學計量學家尤金·加菲爾德提出的期刊評價重要指標,即期刊前兩年發表論文在該年的被引用總次數除以該期刊前兩年發表論文總數。[1]期刊影響因子能夠量化期刊在學術影響力以及學術思想傳播的深度和廣度,相對公平的評價各類學術期刊,避免了不同創刊期、不同載文量導致的不公平,目前已經成為國際通行的重要指標。通常認為影響因子越高,期刊的學術影響力越大。筆者于本文中以“北大法寶-法學期刊庫”作為數據來源,對法學期刊的引證情況進行實證分析,以揭示我國法學期刊的學術影響力和學術思想傳播的深度和廣度。截至2018年8月31日,“北大法寶-法學期刊庫”合作期刊169家,文章214512篇,其中核心期刊65家(139160篇),非核心期刊50家(38579篇),集刊48家(32397篇),英文期刊6家(4376篇)。通過大數據統計分析這169家刊物2015年、2016年發文在2017年被引用的情況,可以揭示高影響因子法學期刊的特征,從而真實反映出法學期刊學術影響、學術質量,以及從大數據分析觀察到的問題,并提供一些啟示和思考。[2]
 
一、2015年至2016年法學期刊整體被引情況
 
“北大法寶-法學期刊庫”169家期刊(含集刊和英文刊)2015年至2016年累計發文17636篇,其中2015年發文9477篇,2016年發文8159篇。2015年至2016年累計被引文章3424篇(累計被引5463次)。其中,2015年被引文章1642篇(被引2520次),占2015年發文量的17.3%。2016年被引文章1782篇(被引2943次),占2016年發文量的21.8%。
 
(一)中文核心期刊被引文章數量和被引頻次占85%以上
 
2015年至2016年中文核心期刊、非核心期刊、集刊發文數量分別為10036篇、4736篇和2618篇,其各自被引文章數量、被引頻次和被引占比可參見表1。
 
表1 2015年至2016年中文各類期刊被引量、被引頻次統計
 
(二)民商法學、訴訟法學及刑法學被引次數合計占56%
 
2015年至2016年法學期刊文章累計被引用5463次。民商法學、訴訟法學及刑法學最多,合計被引次數3054次,總占比55.9%。
 
具體來看,民商法學文章被引次數最多,共1272次(總占比23.3%);訴訟法學共994次(總占比18.2%);刑法學共788次(總占比14.4%);司法制度和理論法學分別為614次(總占比11.2%)和567次(總占比10.4%)。其余9個學科文章被引次數均在350次以下,相對較少,合計總占比約22%(經濟法學總占比6.2%、行政法學總占比5.5%、憲法學占比4.0%、國際法學總占比3.5%環境法學總占比1.5%、法律史學總占比0.9%、勞動與社會保障法學總占比0.6%、安全法學總占比0.1%、其他法學總占比0.1%)。
 
(三)法學???、學報及綜合刊被引文章和被引頻次變化情況
 
法學???016年較2015年發文下降1389篇,被引次數上升420次;學報及綜合刊法學文章2016年較2015年發文上升71篇,被引次數基本持平。從發文量上看,2015年至2016年169家期刊累計發文17636篇,其中2015年發文9477篇,2016年發文8159篇,較2015年減少1318篇,年度整體發文數量下降14%。從期刊類型上看(見表2),141種法學???015年發文8815篇,2016年發文數量7426篇,比2015年下降1389篇。28家學報及綜合刊2015年發文662篇,2016年發文數量733篇,比2015年上升71篇。
 
從被引文章來看(見表2),2015年至2016年累計被引文章3424篇(累計被引5463次)。其中,2015年被引文章1642篇(被引2520次),2016年被引文章1782篇(被引2943次),比2015年上升140篇(上升423次)。其中141種法學???015年被引文章1482篇(被引2311次),2016年被引文章1630篇(被引2731次),比2015年上升148篇(上升420次)。28種學報及綜合刊2015年被引文章160篇(被引209次),2016年被引文章152篇(被引212次),比2015年下降8篇(上升3次)。
 
表2 2015年至2016年發文量、被引量、被引頻次統計
 
(四)高被引文章分析
 
1.高被引期刊
 
從被引文章數量來看,2015年至2016年被引文章超過100篇的期刊有10家,分別是《法學》《法律適用》《政治與法律》《知識產權》《中國法學》《法律科學》《法學雜志》《當代法學》《人民司法(應用)》《中外法學》。從被引頻次來看,超過200次的期刊有7家,分別為《法學》《法律適用》《政治與法律》《中國法學》《法學研究》《知識產權》《法律科學》,被引頻次在100次至200次之間的有14家,分別為《當代法學》《中外法學》《法學家》《法學雜志》《法制與社會發展》《人民司法(應用)》《現代法學》《清華法學》《華東政法大學學報》《比較法研究》《政法論壇》《人民檢察》《中國法律評論》《國家檢察官學院學報》。另外,被引頻次在60次至100次之間的期刊有5家,分別為《行政法學研究》《環球法律評論》《東方法學》《交大法學》《北方法學》。其他期刊被引頻次均在60次以下。
 
2.高被引作者
 
2015年至2016年發文被2017年引用的3424篇文章中,共涉及2986位作者。其中排名前十位的作者有張明楷、左衛民、張新寶、王利明、高圣平、陳洪兵、蔣大興、秦前紅、楊立新、王遷,被引文章數量分別為68篇、41篇、28篇、26篇、24篇、23篇、20篇、19篇、19篇、19篇。
 
3.研究熱點
 
通過2015年至2016年3424篇被引文章中的8622個關鍵詞進行統計分析,出現100次以上的關鍵詞為民法典;出現51次至100次的關鍵詞為司法改革、知識產權、行政訴訟、比例原則、法治、以審判為中心;出現31次至50次的關鍵詞為民法總則司法解釋、實證研究、法教義學、法律解釋、指導性案例、民法典編纂、法律行為、公共利益、法律適用;出現29次以下的關鍵詞有法學教育、反壟斷、方法論、共同犯罪、規制、合同效力、互聯網、連帶責任等近一百二十多個。
 
二、20家高影響因子代表期刊及綜合學報分析[3]
 
根據“北大法寶-法學期刊庫”2017年度影響因子統計結果,筆者選取《中國法學》等15家法學???,[4]以及《蘇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等5家綜合學報作為分析樣本,[5]進一步分析這些高影響因子期刊的特征。
 
(一)20家期刊基本情況分析
 
1.創刊時間
 
20家代表性期刊中,無論是法學??€是綜合學報均具有較長的辦刊歷史,綜合學報對于法學內容的創設也長達30年以上,在法學研究方面具有深厚的積淀。
 
15家法學???,1978年之前創刊有2家,分別是《法學研究》(1954年)和《法學》(1956年);1978年到2000年之間創刊的共有11家,分別為《中國法學》《當代法學》《中外法學》《法學家》《法律科學》《比較法研究》《現代法學》《法制與社會發展》《華東政法大學學報》《政治與法律》《政法論壇》;2000年之后創刊的有2家,分別為《清華法學》(2002年)和《東方法學》(2008年)。
 
5家綜合學報中,《求是學刊》創刊于1974年,其他4家學報均創刊于1949年之前,并且較早策劃了法學文章。從各數據庫收錄的數據觀察,《蘇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出現法學文章是在1978年,《武漢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出現法學文章是在1958年,《求是學刊》出現法學文章是在1980年,《河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出現法學文章是在1934年,《暨南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出現法學文章是在1979年。
 
2.發文情況
 
2015年15家法學??舶l文1549篇。2016年發文1515篇,比2015年下降34篇(見表3)。其中,《法學研究》《中國法學》《當代法學》《法學家》《比較法研究》《法學》《現代法學》《法制與社會發展》《政治與法律》《政法論壇》10家期刊2016年發文量較2015年有所下降;《清華法學》《法律科學》《東方法學》《華東政法大學學報》4家期刊2016年發文量比2015年有所上升;《中外法學》2015年和2016年發文量比較穩定。
 
表3 2015年至2016年法學??髌谄骄l文量及年度發文量統計


 
 
5家綜合學報每期法學文章基本維持在4篇至6篇不等。從年度對比來看(見表4),2015年5家綜合學報的法學文章共發文188篇。2016年發文141篇,比2015年下降47篇。從具體期刊來看,5家綜合學校2016年法學文章均有所下降。
 
表4 2015年至2016年學報及綜合刊各期法學文章平均發文量及年度發文量
 
3.文章篇幅
 
從篇幅統計來看,15家法學??鄬^長,5家綜合學報篇幅略短(見表6)。其中15家法學???,平均字數在18000字至22000字之間的有《中外法學》《中國法學》《法學研究》《清華法學》4家期刊;平均字數在15000字至18000字之間的有《政法論壇》《比較法研究》《法律科學》《法學家》4家期刊;平均字數在10000字至15000字之間的有《法制與社會發展》《現代法學》《東方法學》《政治與法律》《法學》《華東政法大學學報》《當代法學》7家期刊。5家綜合學報文章平均字數在10000字至13000字之間。
 
4.欄目設置
 
從20家期刊的欄目統計可以看出,15家法學??奸_設有固定的專題欄目,并根據法治熱點推出一些特色專題,比如《法學研究》《中國法學》《當代法學》分別開設了“民法典精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體系”“互聯網法治”等專題(見表5)。5家學報都持續性開設法學專欄,并策劃了不同內容的法學專題,比如《蘇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開設了“新興(新型)權利法律問題”特色欄目(見表6)。
 
表5 15家法學??瘷谀吭O置統計

 
表6 5家綜合學報類法學欄目設置統計
 
(二)20家期刊發文及引文統計
 
1.20家期刊的發文量僅占19.2%[6],被引頻次高達53.5%[7]
 
“北大法寶-法學期刊庫”169家期刊2015年至2016年累計發文17636篇(被引5463次)。其中《中國法學》等20家期刊2015年至2016年累計發文3393篇(被引2922次),總占比19.2%(被引總占比53.5%)。
 
2.《法學》《政治與法律》《中國法學》《法律科學》《法學研究》《當代法學》《中外法學》等期刊被引用較多
 
《法學》《政治與法律》《中國法學》《法律科學》《法學研究》《當代法學》《中外法學》7家期刊被引文章合計881篇,占20家期刊被引文章總數1627篇的54.1%;被引頻次合計1637次,占20家期刊總被引頻次2922次的56%。其中《法學》被引文章195篇,占12%(被引頻次320次,占11%);《政治與法律》被引文章154篇,占9.5%(被引頻次256次,占8.8%);《中國法學》被引文章115篇,占7.1%(被引241次,占8.2%);《法律科學》被引文章115篇,占7.1%(被引頻次202次,占6.9%);《法學研究》被引文章94篇,占5.8%(被引頻次225次,占7.7%);《當代法學》被引文章107篇,占6.6%(被引頻次199次,占6.8%);《中外法學》被引文章101篇,占6.2%(被引頻次194次,占6.6%)(以上詳見表7)。

表7 20家期刊被引頻次及被引文章量統計


 
 
(三)20家期刊被引文章學科分布
 
整體來看,各學科的被引情況差異明顯,民商法學、刑法學和訴訟法學最集中,這三個學科被引文章合計總占比51.4%(被引頻次總占比53.6%)。其中民商法學被引356篇(674次),刑法學被引252篇(447次),訴訟法學被引229篇(445次),這三個學科被引文章均在200篇以上(被引次數均在400次以上)。第二階梯是理論法學、司法制度和經濟法學,被引文章均在100篇至200篇之間(被引次數在200篇至400次之間)。其中理論法學被引198篇(325次),司法制度被引149篇(293次),經濟法學被引140篇(230次)。第三階梯是憲法學、行政法學及國際法學。這三個學科被引文章均在50篇至100篇之間(被引次數在50篇至200次之間)。其中憲法學被引98篇(175次),行政法學被引77篇(132次),國際法學被引60篇(96次)。第四階梯是法律史學、環境法學、勞動與社會保障法學、安全法學及其他,被引文章均在30篇以下(被引次數40次以下),數量相對較少。
 
(四)20家期刊研究熱點和特色欄目
 
1.2015年至2016年被引文章關鍵詞分析
 
關鍵詞出現次數的多少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法學研究的主要問題(詳見表8)。通過對20家期刊1627篇被引文章5058個關鍵詞統計,出現51次以上的關鍵詞為司法改革、民法典;出現31次至50次的關鍵詞為比例原則、行政訴訟、民法總則、法律解釋、法律行為;出現21次至30次的關鍵詞為民法典編纂、法治、指導性案例、以審判為中心、法教義學、依法治國、司法解釋、基本權利、證明責任、實證研究、人格權、法人、反壟斷法。

表8 2015年至2016年20家期刊法學文章出現的關鍵詞
 
2.2015年至2016年20家期刊特色欄目分析
 
2015年至2016年20家期刊都曾通過固定欄目或特色欄目等形式關注當期法治熱點話題(詳見表9)。比如《中國法學》《當代法學》《法學家》《比較法研究》《法學》《政治與法律》《華東政法大學學報》《東方法學》《求是學刊》9家期刊曾設“民法典”相關專題欄目;《中國法學》《中外法學》《法學》3種期刊曾設“互聯網法治”相關專題欄目;《法學家》《法律科學》《政治與法律》《蘇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4種期刊曾設“司法改革”相關專題欄目;《當代法學》《現代法學》《政治與法律》《蘇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4家期刊曾設“《刑法修正案(九)》”相關專題欄目等等。
 
表9 20家期刊2015年至2016年重大專題統計表




 
 
(五)20家期刊高被引作者分析
 
1.高被引作者前10名
 
以20家期刊在“北大法寶-法學期刊庫”169家期刊中2017年文章對2015年至2016年文章被引用頻次為依據,統計出高被引作者前10名,分別為張明楷、左衛民、張新寶、王利明、高圣平、陳洪兵、蔣大興、秦前紅、楊立新、王遷。
 
從職稱來看,前10位作者均為教授。從年齡來看,“50后”有2位;“60后”有5位;“70后”有3位。從研究領域來看,民商法學領域的學者最多,有6位,分別為張新寶、王利明、高圣平、蔣大興、楊立新、王遷。刑法學領域有2位,分別為張明楷、陳洪兵。訴訟法學領域有1位,即左衛民。憲法與行政法學領域有1位,即秦前紅。
 
2.高被引作者所屬單位
 
經統計,高被引前十名作者中,作者單位分別是清華大學法學院、四川大學法學院、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北京大學法學院、武漢大學法學院、華東政法大學法學院。中國人民大學作者數量最多,為4位。
 
(六)20家期刊高被引文章基金課題分析
 
20家期刊2015年至2016年被引文章共計1627篇,其中獲得基金項目支持的有996篇,總占比61%。
 
1.15家法學???/div>
 
2015年至2016年15家法學??灰恼芦@得基金項目支持的有921篇。其中獲得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教育部司法部等部級基金項目及國家2011計劃司法文明協同創新中心研究成果支持的文章合計680篇,總占比74%。具體來說,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386篇,教育部、司法部等部級基金項目230篇,國家2011計劃司法文明協同創新中心研究成果64篇。其他基金類型支持的,數量相對較少。
 
以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為例,15家期刊中《法學》被引文章獲得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支持的最多,共計68篇,其次是《中國法學》和《當代法學》,分別有40篇、37篇。另外《法學研究》《法律科學》《政治與法律》《法制與社會發展》《現代法學》《法學家》等6家期刊獲得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的被引文章數量在20篇至30篇之間?!吨型夥▽W》等6家期刊獲得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的被引文章數量在20篇以下。15家法學??灰恼滤@基金項目詳見圖1。
 
 
圖1 15家法學??灰恼滤@基金項目
 
2.5家學報及綜合刊
 
2015年至2016年《蘇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武漢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河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求是學刊》《暨南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等5家學報及綜合刊獲得基金項目支持的被引文章共計75篇。其中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及教育部、司法部等部級基金項目共61篇,總占比81%。
 
獲得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支持的被引文章32篇,具體來說,《蘇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求是學刊》《暨南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等3家期刊各有8篇,《武漢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有7篇。獲得教育部、司法部等部級基金項目支持的被引文章29篇,具體來說,《求是學刊》有7篇,《武漢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和《暨南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分別有6篇,《蘇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和《河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分別有5篇。
 
三、20家期刊對新媒體和第三方平臺的傳播利用
 
隨著新媒體的誕生,越來越多的讀者養成了移動端的閱讀習慣,而微信公眾號這種新媒體強大的傳播能力和品牌塑造能力觸發了很多法學期刊微信公眾號的開通和運營,由此,讀者們可以更方便快捷地了解學術動態,同時新媒體良好的社交屬性方便了讀者與作者、讀者與編者、作者與編者之間的溝通,促進了學術交流。
 
(一)利用自有新媒體傳播
 
20種高影響因子的期刊整體上在新媒體學術傳播上意識領先,具有新媒體影響力。建立獨立微信公眾號的期刊有14家,其中有5家期刊早在2014年就開通微信公眾號,[8]其分別是《法學研究》《中外法學》《東方法學》《華東政法大學學報》《蘇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其余有4家在2015年開通,2家在2016年開通,3家在2017年開通。在2017年“北大法律信息網”對法學期刊公眾號影響力的統計中,30日內平均閱讀量超500次的有《法學研究》《中國法學》《中外法學》《法學》《東方法學》5家。據最近一次觀察,2018年第4期的新刊要目推送中,《法學研究》《中國法學》閱讀量仍高居榜首,均在6000次以上。
 
2017年新開通的《法學家》《政治與法律》新刊要目推送閱讀量可高達2000次以上,其中《法學家》在特色欄目宣傳上尤為突出,其“評注”欄目篇均閱讀量超過3000次,深受讀者喜愛;《政治與法律》通過自媒體的力量,其所刊論文的單篇閱讀量曾達到8818次的高值。[9]其他因現實原因未能運營微信公眾號的法學期刊均授權北大法律信息網進行新刊推送,保證新媒體渠道傳播。
 
(二)注重第三方平臺傳播
 
20家高影響因子期刊在利用自有新媒體進行宣傳的同時也注重利用“北大法律信息網”“法學學術前沿”等第三方平臺增加傳播渠道,擴大影響力。20家期刊全部授權“北大法律信息網”微信公眾號進行新刊要目、重要專題、重要文章的推送。有16家期刊授權“法學學術前沿”微信公眾號推送新刊要目和重要文章。利用多平臺傳播的方式,可以讓不同圈層讀者交叉覆蓋、快速傳播、增加曝光、短期發酵,最終達到較為良好的學術成果新媒體傳播效果。讀者從移動端上完成泛讀篩選,可將所需文章轉發至朋友圈或工作郵箱,以便完成后續精讀和引用,這部分應用場景不容忽視,法學期刊在學術引領的同時也應服務于新媒體時代的讀者,所以新媒體傳播是有益于讀者和期刊的必要工作。
 
四、共同特征及發現的問題
 
通過對20家高影響因子期刊的分析,可以看出法學期刊的客觀使用情況集中在少部分高影響因子的期刊中。這些法學期刊有著共同特征:第一,普遍有較長的辦刊歷史,學術積淀深厚,在刊物定位、欄目設置、選題策劃方面具有學術引領作用;第二,開設固定的專題欄目,并根據法治熱點推出特色專題;第三,具有自身優勢,擁有高端作者和高質量的文章,大部分文章受到基金項目支持;第四,非常重視期刊宣傳和學術傳播。通過數據分析也發現已發表論文所屬學科發展的不均衡性,以后,重要的法學期刊、學報及綜合刊中的法學欄目要考慮法學研究多樣化,培養和積累薄弱學科的人才。
 
從本文研究數據統計分析中可以發現,部分刊物在個別年份出現零被引的情況,這種情況主要集中于學報及綜合刊。其主要原因在于以下方面:第一,不重視法學欄目建設,未開設法學欄目,法學文章數量少;第二,不重視法學內容傳播導致其曝光率和受關注程度低;第三,出版時間及周期不穩定影響引證,例如集刊、年刊、年鑒;第四,2016年以后的新創期刊由于時間周期的影響,所刊論文尚未得到引用。本文的研究印證了法學核心期刊是法學學術研究的重要陣地,2015年至2016年中文核心期刊被引文章和被引頻次總占比均超過八成。法學核心期刊在引領和服務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研究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相信法學核心期刊將會為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建設發揮更大的作用。(責任編輯:江鍇)
国产学生无套在线视频东北